首页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明联播
坚守信义 让她踏平坎坷路 ——记一手拉扯患唐氏综合症的女儿、一手靠洗衣缝补偿还给亡夫治病时留下10万元债务的于桂香
发表时间: 2019-08-07 作者: 本溪日报:记者/武佳琪 已有19251阅读

两鬓斑白的于桂香站在自家里屋那面穿衣镜前,她看着镜中一袭红裙且妆容精致的自己,高兴之余,又发了片刻的呆。女儿出嫁,常年素面朝天的于桂香这才跟着“借光”打扮打扮,这会儿,已经升级为丈母娘的她,心里交织着幸福、喜悦、激动,以及一些说不上来的情绪。此时,屋外的女儿也化好了妆、换上了那身喜气洋洋的大红色秀禾服,等待着新郎“带队”进门接亲。这天,于桂香家60多平方米的楼房里挤满了前来道喜的人,来者皆发自内心地送上祝福,毕竟,于桂香这一路走来尤为不易,而这件喜事儿的举办,也象征着他们与过去的坎坷挥手告别,象征着一个家庭的苦尽甘来。

于桂香,一名普普通通的下岗女工,这些年,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大多是令她出乎意料的。孩子22个月时,被确诊为唐氏综合症,也就是大家熟悉的智障孩儿。十年前,于桂香的丈夫被检查出患有胆管癌,为给丈夫治病,于桂香从亲友们那里东借西凑了十万元钱,可世事无常,几次转院治疗非但没能留住于桂香丈夫的生命,留给她的,却是一笔十万元的债务,以及一个身患唐氏综合症的女儿。“人不在了,但债不能黄。欠大伙的钱,我得努力还上。”于桂香坚定地说道。她在社区与物业协调后,将自家一楼的窗户改成一道门,开起缝改服装的零活店,后来,店内也接一些洗衣服的活,因她要的价格低,清洗和缝改的效果又好,所以小店的顾客渐渐就多了起来。靠着这间小小的铺子,于桂香用七年时间还上了十万元,无债一身轻,两年前,积劳成疾的于桂香决定调养身体、悉心陪伴女儿,于是,她关闭了零活店,开始享受起生活带给她的美好与精彩。

“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花再多钱,我也要把你治好”

在彩屯和祥小区2号楼的一户民房里,记者见到了“用一针一线替亡夫还债”的于桂香,债还清了,修改服装的零活店停业了,于桂香感到整个人都轻松起来。她一边招呼着记者进屋落座,一边介绍起家中的几位亲属,“这是我大姐,她没事就过来帮我干点活,这不,因为她今天来我这了,所以其他兄弟姊妹也就都过来了,大伙合计在我这聚一聚。”

于桂香的亲属在厨房和里屋忙活着,记者在客厅与于桂香聊了起来,眼前的她,长发、偏瘦,说起话来柔声细语,让人很难与干练的女强人联想到一起,可就是这样一位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性,从结婚至今却一直担当着顶梁柱的角色。

都说男主外,女主内。在于桂香家,恰巧颠倒了过来。1986年,在服装三厂做缝纫工的于桂香与工作在彩屯煤矿的丈夫喜结连理,婚后3个月,丈夫小病不断,几乎每年都需要住院一两次,后来,就干脆病休回家了。三口人过日子,总得有人赚钱养家,那时候,赶上服装三厂效益不好,厂子大面积减员,于桂香被迫回到家中,她并没有闲下来,而是和几名下岗的同事一起,在外面找到一份做缝纫工的活计。于桂香每日早出晚归地赚钱贴补家用,丈夫则负责主内,照顾孩子、洗衣做饭,二人分工明确,日子过得也算顺当。

但是就在2008年的时候,于桂香发现丈夫的皮肤开始发黄,眼睛也透着焦黄色,问他哪里不舒服,丈夫回答道:“我感觉浑身上下都痒得不行。”因为病情看起来不严重,再加上自己平时又不挣钱,所以于桂香的丈夫也没有把身体出现的这些情况当回事,细心的于桂香却不那么认为,她拉着丈夫到医院做了检查。片子出来以后,医生只把于桂香一人叫到问诊室,他让于桂香有个心理准备,“你丈夫已经是胆管癌晚期了,如果做手术,需要一大笔费用,他的生命仅能够维持一年多,不做手术,也就剩下半年时间了。”走出问诊室的于桂香,整个人彻底懵了,她明白,丈夫得的是“人财两空”的病,即使花了钱,也只能暂时解决问题。那天,准备去学校接女儿的于桂香,像丢了魂似的,她的脑子里很乱,已然想不起来自己是怎样走到学校的,接到女儿以后,于桂香领路走了半个小时,明明是平日里经常走的街巷,于桂香却领着女儿在学校周边的一片楼群当中迷路了。于桂香回忆说:“我忘记自己是如何到家的,只记得两天后清醒过来时,自己的头很痛,从那以后,我就落下个毛病,只要一着急上火,或者休息不好,就开始头疼。”

虽然家里没有余钱,但于桂香愿为丈夫拼一把。她先后向亲友借来两万元钱,给丈夫做了第一次手术。手术结果不错,可好景只维持了半年。半年后,于桂香的丈夫病情加重,不得不转到外市的医院治疗,医生告诉于桂香,手术费用要8万多元,这还不算前期检查和后期治疗的费用。8万元,对于于桂香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期间,有亲属有了不同想法,他们觉得,继续花钱治疗,维持的时间不长,还欠下了更大的“饥荒”。于桂香想,丈夫还年轻,不管怎样,即使砸锅卖铁,也要挽留他的生命。

5天,于桂香终于凑够了8万元钱,给丈夫做了第二次手术,术后半年,于桂香发现丈夫喝不下水、吃不下饭,还经常呕吐。检查结果是胃和肠道的接口粘连,因无法下支架,所以医生建议下一根胃管直通肠道,每天通过这根导管给病人服用营养价值相对较高的安素奶粉来维持生命。看着丈夫这样,于桂香怎能不心疼,尤其是口服的止疼药下不到丈夫的肠道里,达不到止痛效果,只能托人去购买止疼针剂,白天由上门服务的医护人员来打针,晚上由于桂香来打。于桂香回忆说:“第一次给他打针时,我的手哆嗦的不行,第二次,我便硬着头皮,扎了进去。”就这样,毫无经验的于桂香学会了打针。过了两个月,病入膏肓的丈夫永远地离开了,留给于桂香的,是一笔外债和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女儿。

? ? ? ?诚信为本,她自食其力偿还为亡夫治病欠下的债务

给丈夫治病的钱,都是于桂香从亲友和同学那里借的,当初借钱时,尽管没有欠条,也没有专门的账本去记录这笔账,但于桂香的心里记着每个人的恩情。为了还上这笔钱,有着一手好缝纫活儿的于桂香决定,在家里开一个服装加工店,这样也方便照顾女儿。于桂香家所在的华新社区了解到这一情况,由社区工作者找到和祥小区物业进行协调,最后,物业破例允许于桂香把自家一楼的阳台改成一道门,经过一番简单的改造,于桂香的缝纫铺便开业了。

这个小铺,以缝补为主,毕竟,条件好了,大家都到商店或者在网上买新衣服穿,很少有人再去买布料找裁缝做衣服了。于桂香干活仔细,来客也均是住在一左一右的邻居,挂着招揽回头客,所以于桂香把要价定得比较低。刚经营了两三个月,每月就能收入1000元,再刨去和女儿的生活费,这样下去,不知何时才能把钱还完。考虑到这,于桂香又增加了洗衣服的项目。

由于房屋面积有限,于桂香把小铺一进门处设置为缝纫区域,将卫生间改为做水洗活的地方,在仅有几平方米的卫生间里,放一台甩干桶和一个大洗衣盆就已经很拥挤了,于桂香每天都要待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洗衣服,时间一长,颈、肩、腰的毛病难免找上她。没钱购买干洗机,于桂香接到的洗衣活儿,只好全靠手洗,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她往往要手洗一个多小时,为的是让顾客享受到物美价廉的服务。于桂香回忆说:“最累的时候基本都赶在过年,那会儿,家家都需要清洗衣物和床单被罩什么的,所以我几乎起床就开工,一直干到深夜才能洗完。”忙时,于桂香一个月最多赚过3000多元,虽说每天很忙也很疲惫,但是她充满了动力,按照这个进度,她很有可能提前把欠的钱还上。当然,洗衣铺也有淡季,赚钱少的时候,于桂香雷打不动,每个月从收入中拿出一部分钱还给大家,钱数多、一次未能还清的,她就分成几次去还,于桂香曾想过把钱攒够再还给人家,可那样的话不知要等到何时,所以她就有一点还一点,还钱时,先还同学、朋友,再还亲戚,并向对方表达真挚的谢意。

长达七年的劳累,使得于桂香的身体饱受风湿折磨,睡觉时,只翻个身就会将她疼醒,严重时,想要梳个头,双臂都疼得抬不起来。有一次,于桂香拼命干活还债,累犯了腰脱,在床上躺了三天,想去上个厕所,却怎样都动弹不得……记者采访于桂香时,她指着自己的手腕说道:“做洗衣和缝纫活那些年,我的手部关节患上了严重的腱鞘炎,年年都靠打封闭针来维持,不然,连穿针引线都很困难,直到现在,为控制病情,我每天都在吃药维持。”时间,见证了于桂香赚钱还债的整个经过,七年,她终于通过辛苦的劳动还清了向他人所借的所有钱。为养好病体,也为了能够好好地照顾并陪伴女儿,已领取到退休金的于桂香关闭了缝纫和洗衣的小铺,这个昔日作为经济来源的零活店,转而变成了于桂香和女儿的温馨港湾。

? ?? ? ?苦尽甘来,与女儿享受美好生活

赚钱还债那些年,于桂香和女儿的日子过得十分紧吧,只要攒下点钱,她便拿来还给大家。有一年,于桂香带着女儿出门买东西,路上刚好看到一个卖饰品的小摊儿,见摊上摆着许多漂亮的头绳,于桂香的女儿站在那里,眼睛一直盯着这些闪着光亮的小东西,纵使母亲使劲地拽着她的胳膊往外拉,她也不肯走,而是像一枚铁钉那样,牢牢的钉在了原地。于桂香放下紧拽女儿的手,她知道,此时如果自己有足够的钱,一定会满足孩子的小心愿,她愧疚的对女儿说:“孩子,妈今天没有带够钱,等妈把钱攒够了,一定给你买个最好看的饰品,你看行吗?”听罢,女儿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摊位上的小头饰,她拉起母亲的手,离开了。从那以后,懂事的女儿便知道了母亲的不易,即使后来,于桂香还清债务以后条件渐渐好转,她主动提出要为女儿买点什么,女儿总是摇头,她告诉于桂香:“妈,咱别买了,你花那钱干啥。”

虽然女儿患有唐氏综合症,对于数字不太敏感,比如几点、多少钱等等,但是在于桂香开小铺忙着赶制零活、需要有人帮忙买饭时,给女儿正好的钱,她就可以在附近买份盒饭或者冷面回来。平时,见于桂香干活累得直不起腰,贴心的女儿会站在母亲的身后,用手轻轻给她按摩,赶上铺子里的活太忙,于桂香顾不上给女儿做饭的时候,她在炉灶前示范给女儿如何烙饼,女儿便可以按照于桂香的“范例”,做的像模像样。丈夫去世后,女儿就是于桂香最亲的人,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此话在于桂香看来一点没错,女儿在于桂香最难捱的日子里陪伴着她、温暖着她,更用自己的点滴进步,让这位经历了太多的母亲感到宽慰。上学时,女儿喜欢跳舞,于桂香就上网跟着视频学习,然后将动作分解教给女儿,女儿学的很快,在班级举办文艺活动时,她已经可以独立表演一个舞蹈节目了。于桂香开零活铺那会儿,偶然间看到女儿在门口十分专注地玩沙子,走过去一瞧才知道,原来女儿用沙子在水泥地上摆出一个图案。受此启发,于桂香决定,送女儿去学习沙画。考虑到女儿的特殊,于桂香先是询问老师:“您觉得我女儿可以来插班学习吗?会不会影响其他孩子?”老师说:“这样,咱们先让你女儿试试。”这一试,让老师看到了于桂香女儿的天赋,她被留在幼儿班,免收学费,跟着小朋友们从基础学起。一次特别的机会,让于桂香的女儿报名参加了2015年于天津举办的第一届全国幼儿沙画大赛,令于桂香惊讶的是,女儿获得了金奖。

同样令于桂香感到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优秀且懂事的女儿,今年喜获美满婚姻。谈到这里时,于桂香对记者说:“其实,在孩子终身大事这方面,我考虑的挺多,怕她受到伤害,怕她过的不好,所以我从未奢求过什么。直到有一天,家中亲戚给女儿介绍了一个小伙子,尽管男孩也患有唐氏综合症,但是通过他们的交往,我看到了女儿幸福的模样,看到了她在男孩影响下的进步与改变,尤其是与对方父母见面后,看到了他们对孩子的关怀及呵护,我这颗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了。”举办婚礼以后,女儿和女婿搬去了他们的温馨小家,小两口很独立,可以自己买菜做饭,隔三差五,他们便一起到婆家和娘家看望家长。于桂香感慨地说:“现在女儿有人照顾了,我就有供自己支配的时间了。”除了用实际行动去回报曾经帮助过她的人,前不久,于桂香还在离家不远的交通岗做起交通协管员,她说:“我希望能够在我所参与的各项公益活动中多为社会做些事,把爱和感恩传递下去,让社会变得更加温暖、更加美好。”

本溪日报:记者/武佳琪

?